醉枫染墨

喜欢洋洋,别ky

mxtx黑,爱看不看

嗯……最近天冷,更的少,慎关

洋圈不退,洋粉不散

雷双道,曦澄。

【恶友】牡丹花下死

  发刀进行时,请勿ky,谢谢合作,很欢脱向,也不算刀子。


  私设他们已有关系。


  我不管,我不是魔鬼,我是你们可爱的大莫离


    @卿玖(明年中考,闭关中)这个女人很欠揍


     @草木为芥 这个女人更欠揍!我甜甜的羡薛养成师徒梗。哦豁,没了,码成了刀子🌚🌚


  如标题,《牡丹花下死》是原型,只是详写了,写的辣鸡,勿喷


【十五岁(金星雪浪)】


        “小矮子,你说老子死后,会不会在十八层地狱里永世不能超生?”


        十五岁年幼身量尚小,衣着金星雪浪袍,面容英俊的少年讨喜的笑着,却不想这少年正是屠了常家满门的薛洋。


       明明是这样一个好少年,身心却早已被污染,还能面不改色的与旁边一脸谦和笑意的金光瑶说起死后。


      “难得成美还会有自知之明,也知道你干的坏事太多了,还知道有天会遭报应啊。”


     薛洋英俊讨喜的脸庞瞬间扭曲了一阵,“金光瑶你他妈别笑的这么恶心人,你叫谁成美?!”


      金光瑶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略显阴沉,颇为无奈的样子看得薛洋头上的青筋一阵突突跳。


      “自然是我家客卿,薛客卿不满意这个字么?”


      麻痹,薛大爷已经万分不满意了,看着金光瑶,就想揍他。


     但是老子才不会说老子打不过他。于是薛大爷就穿着金星雪浪袍去掀摊子去了。


     真是阳光明媚的一天,从薛洋掀摊子被金光瑶抓回去♂开始。


    


【清理薛洋时】


       金光瑶沉默的将手中的书信碾成粉末,粉末瞬间掉进火炉里化为灰烬。


      半响之后,背对着金光瑶的苏涉听到了他的回话:“清理掉吧,薛洋此人知道的太多了。”


     随着金光瑶话语的落下,各在屋檐两端的人飞身离开,却没有听见下一句:“……算了,留下一条命吧,活不活的下来是他的事。”


   

    薛洋倒在义城门口时还在想:妈的死矮子,要杀便杀,要剐便剐,留着老子半死不活的,是嫌老子给他留的舌头和眼珠不够多是么?


     远在金鳞台的金光瑶打了个喷嚏,遥望着义城的方向。成美,你可别死了啊,命这么薄,这可不像你。


     

【义庄内】


       晓星尘和阿箐今日起的很早,薛洋早已习惯晚睡,起的自然晚了很多,等他醒了,他们早已去了集市。


      薛洋不爽的撇了撇嘴。阿箐又趁他不注意,拐走他家道长!


     小小的嘀咕声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金色人影打断,阳光不错的晴天把金光瑶照的很亮,刺痛了薛洋的眼睛。


       “死矮子你他妈搞什么鬼,想要尸毒粉和舌头茶就直说,或者说你想那些眼珠子了?”


      “……”金光瑶沉默了一阵,果断决定后退一步,离薛洋远点。


    “成美,随我回金鳞台。”


     薛洋蓦的笑了,笑的很大甚至,笑出了眼泪:


    “金宗主莫不是忘了,是谁先把我清理了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去了。”


    


【最后——终】(其实是我懒了)


        “成美,真狼狈啊。”金光瑶笑眯眯的看着眼前断了一臂的薛洋。


      “他妈的小矮子,你把我接回来干什么?”


      “自然是让薛客卿死在我金鳞台了,不然让客卿死在外面,我金鳞台的面子往哪放。”


      薛洋满布戾气的眸子散了不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难得成美会用诗句了。”


     “小矮子,我在下边等你啊。”


  

   到时候下了地狱,十八层地狱的酷刑,对你我来说也只是轻判了。成美,你可别在地狱里掀摊子了,我可没有冥币啊。


     只可惜,金光瑶连给薛洋收拾烂摊子的都不可以了,七十二钉桃木钉,可是永世不得超生呢。


    只是苦了那个在奈何桥边等着的少年,手中的曼陀沙华艳丽的很:“小矮子怎么还不来啊……”


评论(1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