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枫染墨

喜欢洋洋,别ky

mxtx黑,爱看不看

嗯……最近天冷,更的少,慎关

洋圈不退,洋粉不散

雷双道,曦澄。

【晓薛晓】轮回

     冒个泡,期中之前还是没忍住上线,表示一下我没死😂😂

    如此良辰美景,花前月下,来磕个刀子可好?

    速打产物,人物ooc严重,而且很短,回忆杀严重。没有逻辑。

    如有相同,算我抄袭

    建议搭配《长生契》观看😏😏

    

      法阵起,魂魄散,世间再无薛成美此人,魂飞魄散,亦或永世孤独。

                                                 ——魂神契约

      义庄内,一个白衣道长睁开了不属于他的淡金色眸子,浑身颤抖的看着义庄里,属于他和薛洋的回忆。

      回忆里,他最害怕的一切都在发生,都是薛洋:

     “当真是什么,你倒是说出来。”

     “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啊,咱们来日方长。”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为何要救我?”

     “道长,今日带我去夜猎呗,我不说话,不逗你笑,不给你添麻烦,我给你背剑,给你打下手,你别丢下我嘛。”

    “不错。还好你的剑能自动指引尸气,否则光凭我们两个人,很难杀出重围。”

     

    “道长!怎么又吃这淡出鸟的粥啊!我想吃糖!”

     “还能怎么样?还不是多被打几耳光踢几脚。”

     “我并没有沉郁于过去。只是那个小瞎子天天偷我的糖吃,把它们吃完了,让我忍不住又想起了以前吃不到的时候。”

      “你傻吗?我刚才骗你的。我抽到的是短的,只不过我早就还藏着另外一根最长的小树枝,无论你抽到哪一只,我都能拿出更长的。欺负你看不见而已。”

     “我在。你怎么来了?”

     “没你的份。”

      “你们走了,那今天的菜又是我买?”

    

       “好玩。怎么不好玩。”

      “晓星尘道长,我那个没说完的故事。你现在不想听下半截了吧?”

      “然后,车轮就从这个孩子手上,一根一根碾了过去!”

      “手指是自己的,命是别人的,杀多少条都抵不过。五十多个人而已,怎么抵得上我一根手指?”

      “你恶心我?很好,我会怕人恶心吗?不过,你有资格恶心我吗?”

       “是,我骗你。我一直在骗你。谁知道骗你的你都相信了,不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需不需要我再告诉你,昨天你杀的那具走尸,是谁啊?”

      “你一无事成,一败涂地,你咎由自取,你自找的!”

        “是你逼我的!”

        “死了更好,死了的才听话。”

         “锁灵囊,锁灵囊。对了,锁灵囊,我需要一只锁灵囊,锁灵囊,锁灵囊……”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眼前所以的场景都变回了晓星尘想象中的义庄。

          在烛火中明暗不定的光里,晓星尘看到了薛洋的残影:

  

         “晓星尘,你还不是被我救回来了?自刎是么,我一样可以救你回来。你想不想知道,在你离开的这几年里,我干了什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令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的笑声,突然响在空荡的义庄内,让晓星尘心里感到一丝恶寒。

        “薛洋……”晓星尘一向温润的声音,竟然也会有这么咬牙切齿的时候。

       “晓星尘道长啊,”薛洋用回了他们最初见面时的称谓,“你不在的这八年七月二十二天里,我可是干了很多好事呢。”

        “我杀了小瞎子,她不是很喜欢装瞎子的吗?我就把她的眼睛和舌头都挖了,还把她变成了一个哑巴。我杀了这座义城里的所有人,还把他们都练成了凶尸。”

       “噗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玩啊?”晓星尘看到薛洋笑出了泪花,深埋在眼底的孤寂却没有人发现。

       什么笑出泪花了,根本就是薛洋自己的哭泪吧,晓星尘怎么可能发现呢?

      “薛洋!你实在是太恶心了!”晓星尘忍无可忍的怒喝出声,打断了薛洋欲言又止的话。

      薛洋勉强牵动了一个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他笑了,亦或哭了……

     薛洋笑的开怀,但眼角的泪水越积越多,最终留了下来,一滴两滴……

      像初生的水晶一般透明,极快的掉落在地板上,留下一小摊水渍,但又极快的化为乌有,消失殆尽。

      就像主人一样,就算是满身狼狈,也不愿让人看到。

      突然,一切时间都静止了。

      他低下头,便看见了没入自己腹部的霜华剑刃。

      恍惚间,薛洋听到了当年义庄里的声音:

      菜篮子掉在了地上,里面的青菜、萝卜、苹果、馒头骨碌碌滚了一地。

     “那可不行,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无论后来发生了什么,既然现在的你尚且可算安好,便不必太沉郁于过去。”

      “好玩儿吗?”

       “……薛洋,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子琛……宋道长……宋道长……是你吗……”

      “饶了我吧。”

      哈哈!这次可不是我赢了,晓星尘,从始至终,赢的人都是你啊。

      从今往后,如你所愿,我饶过你了,不过你这辈子都忘不掉我了。

        薛洋的躯体倒在了地上,慢慢的变成透明的。

       晓星尘收起霜华,慌乱的背影显得几丝狼狈不堪。根本没有管在地上的薛洋。

        长生契……永世长存,永世孤独,既然想要长生,那孤独就由我来承受吧。

        道长,这次你永远也别想忘了我。我们之间,可再没有来日方长了……

       从今往后世上多了一个与黑衣凶尸行侠仗义的白衣道长,少了一个肆意张扬爱说俏皮话哄人的黑衣少年了。

       长生契约,在地府尝尽世间悲苦,永世孤独。

       后有冥文记载:一届冥王,本是可以去轮回转世,奈何为了斯人,不肯喝尽孟婆汤,甘愿在孤独的大殿里,永世孤独……

评论(1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