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枫染墨

喜欢洋洋,别ky

mxtx黑,爱看不看

嗯……最近天冷,更的少,慎关

洋圈不退,洋粉不散

雷双道,曦澄。

【晓薛晓】执念

你们的“糖”,天哪,澄薛还没写完的我在干什么……我可能患上了无“糖”不欢的病……

私设在义城,汪叽没有赶到,洋洋把羡羡带走去救晓星尘

晓薛晓无差,但更偏向晓薛……但cp攻受不明确,私心打tag,cp洁癖者绕路谢谢

羡羡洋洋ooc严重,为了“糖”而ooc

凑字数,摸鱼

禁ky,你敢ky我就敢挂你

开始

【因】  

     “道长,”薛洋一进入义庄,就像一个捡到了糖的孩子,兴奋的跑到了晓星尘身边。

        “我回来啦,你看,我把大名鼎鼎的夷陵老祖给带来了!他一定可以救回你的!”薛洋说到这里,下巴高高的昂了起来,一副很骄傲的样子,充满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稚气。

         魏无羡无言的看着这幅让人惊悚的画面:夔州的恶霸,十恶不赦的薛洋在晓星尘面前,像一个孩子一样的纯真。

         薛洋和晓星尘扯了一会嘴皮子,但是晓星尘一直都没有回答他,躺在义庄中间的棺里睡的很安详。

         沉睡着的晓星尘,还是一身白衣无染,俊秀的脸庞,一条白绫束缚着,看起来尤为刺眼。真不愧是明月清风。

        魏无羡是如此想,能保晓星尘尸身不朽,还真是辛苦薛洋了,虽然世间尚有很多这样的案例,但材料及其难找,原就及其稀有,而且还被许多有名望仙家抢去不少,当神仙一样供着,可想尤知薛洋付出了多大的牺牲。

        呵呵,既然亲手毁掉了,又为什么这么努力的想塑造回去呢?这样是不可能会有结果的。薛洋只是在白费精力而已,因为晓星尘知道薛洋在招他的魂,所以才不愿意回来。

       既然如此,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晓星尘杀了义城的人和阿箐,也不会去假装晓星尘还在世上的假象。

       因为爱吗?魏无羡不信,薛洋这样的人,会有心吗?

       不管魏无羡心里如何想,薛洋已然站起身来,面对着魏无羡:

       “救他。”没有任何的废话,薛洋的脸上也出现了满满的兴奋,带着势在必得的兴奋。

        魏无羡略微眯了眯眼,皱眉的看着薛洋:“救不了。”很干脆的语气,但却让薛洋的眼中瞬间充满血丝。

       “你不是天纵奇才的鬼道创建者夷陵老祖吗?!为什么救不了!我不管!你一定要救活他!不然你就别想活着离开义城!”

         尽管薛洋如此威胁,魏无羡还是冷眼看着薛洋将近癫狂的样子。如今才来忏悔,已经没有用了,杀了这么多人,薛洋早已不配与晓星尘在一起了。

        看着魏无羡的眼神,薛洋终究是败下阵来“……求你,无论什么办法,只要能救活他就好。”

 

        如果金光瑶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连假笑的面具都忘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竟然会求人?!还真当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魏无羡的脸上也有一点松动。那一霎,他在薛洋身上,看到完完整整的晓星尘:上善若水,明月清风,还有……凄然绝望,与自刎前的晓星尘真是像极了。

        魏无羡看失了神,半响才看向倔强不肯承认,眼神却满是死气的薛洋。

       “有,但是代价很大。”

        薛洋的眼里重新燃起光,“代价无所谓,只要救活他就好。”

         “代价是……以魂割魂。”

         薛洋倒下去的一瞬间,魏无羡的话犹在耳边:

        “鬼道讲究的是一物换一物,要他回来,相应的,要从你身上割魂。”

        “不过晓星尘碎魂的时候,你救得及时,他才留下一丝残魂,但你就不一样了,你的大部分魂都割给了他,还会受禁术的反噬,所以你的下场就会是魂飞魄散。”

       “没事,他回来了就好。”

       魏无羡很疑惑,薛洋为何能为了他小师叔做到这个地步,明明是他先逼死晓星尘的不是吗?“为什么?”

       薛洋却在此刻垂下了眼帘,珀金色的眸子有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东西,半响才用无所谓的语气说:“可能是因为无聊吧。”

       “不后悔吗?”

        “我后悔的,是在小瞎子告诉他真相之前心软没有杀了她,后悔为什么要屠了白雪观和那些村民,让宋岚可以找来,”

        “但我从不后悔在金光瑶清理我的时候,遇到了他,我从不后悔我屠了常家满门,如果不是这样,我根本就遇不到他,也不能报我断指之仇。”

         “不要告诉他,不然他会受不了的,世上可没有第二个薛洋可以救他。”

          “把我的眼睛一起给他吧。”

        

【果】

         

       从此世间,再无一个黑衣如墨,心性张扬的少年了,多了一个白衣如雪,双眸明亮的道长。

        “为何我会在这?”晓星尘茫然的看着面前的魏无羡,温润的语气却微微沙哑。

        “……薛洋”魏无羡还是将真相告诉了他,晓星尘有权利知道这一切。

        “那个恶魔?!不,不可能!”晓星尘不相信,他根本就不会信薛洋竟然会救他,薛洋一直都是恨不得他死的。

         “……”魏无羡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晓星尘坚决的否定,他还是沉默了。

        魏无羡并没有义务帮薛洋,话他已经带到了,仁至义尽,怎么抉择是晓星尘的事。

        “他真的是太恶心了,死不足惜而已!”

        白衣道长离去的背影,不带一片风寒,但又很像背负了很重很重的东西。

        薛洋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相处了一段时间,却一直在害他的人而已。

        就算晓星尘真的喜欢过他,但是远远没有他眼中的道义重要。

         终相负,命相驳,善恶有道非儿戏。①

   

        其中道理,薛洋怎么会不懂,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深入泥潭的人,会抓住一切能救他的东西。

         其实不过根本没有结果的事,薛洋只是执念太深罢了。

         结果得来了什么呢?

        “你不配”和“你实在是太恶心了”

         岂不是好笑么……

【END.】

       ①:是霜降拾旧年的歌词
    
        把自己写哭了的就我一个了吧……诈尸,车……再说吧!我懒得写!

        我不是魔鬼! @小two 她让我写的!怪她!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