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枫染墨

喜欢洋洋,别ky

mxtx黑,爱看不看

嗯……最近天冷,更的少,慎关

洋圈不退,洋粉不散

雷双道,曦澄。

【蓝氏双壁】患难

原著向,涣哥哥花吐

涣湛涣无差。

仍在ooc的边缘试探

时间线在观音庙事件之后,私设蓝大没有闭关

微量双杰。

忘羡不打tag

我写得不好,不喜勿喷

【因】
     蓝涣刚从学堂回来,便终于忍不住的捂住嘴咳嗽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晕的很。
     
     蓝涣抿了抿唇,手中留下了几片纯白的栀子花瓣。深珀色的眸子在此刻变得深不见底,几日前大夫的话犹在耳边:
     
      “宗主,您这是……花吐症啊!”
     
       “这种病很罕见,老夫平时也就只是在古典上见过,传闻这种病是心悦人甚久,忧郁成疾,说话时会口吐花瓣,若那人未解其义,便会在不久后死去。”
      
        “唯一解毒之法:与心悦之人亲吻。”
       
         “您切记,务必在一月之内,否则就算那人愿意与您亲吻,也是无济于事。”

       蓝涣当时眼前只浮现出了那个与他有七分相像的,淡琥珀色眸子的……蓝湛。
      
        蓝涣掩面大笑了起来,蓝曦臣啊,蓝曦臣枉费你半生风光无限,被人尊称泽芜君,居然会不顾人伦的喜欢自己的弟弟!
       
         而且,还是一个已有道侣的亲弟弟……
      
       “兄长,我心悦魏婴,我要把他带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蓝湛走之前告诉他的话还历历在目,他为何就是会喜欢上蓝忘机呢…… 为何蓝忘机会喜欢上魏无羡呢?
      
          那个拽着他的衣领固执的不让哥哥走的小包子终是长大了,不再会与他一同舞剑,琴箫合奏了。
        
           因为已经有人陪着他了。
        
           蓝涣咬了咬牙逼回眼中的泪水,手里的拳头握的死紧,不长的指甲深深的嵌入肉里,血流了一地,却比不上蓝涣心中的冷意……

        

【中】  
         含光君回来了!
       
         这个消息让寂静已久的云深不知处炸开了锅,小辈们都翘首以盼,自从蓝忘机和魏无羡结成了道侣之后,蓝忘机便很少会回云深不知处了,现在偶然一次回来,怎能不让他们激动。
        
        蓝曦臣自也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不过令他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魏无羡并没有和忘机一起回来。
        
         蓝曦臣疑惑不已,忘机和魏无羡吵架了吗?为何没有一同回来呢?
         
         不可能,以忘机的性格,他从来都不会让喜欢他的人失望,更何况也是他喜欢的人。
         
           那他们……
           
           接着蓝曦臣就看到了迎面而来带着淡琥珀色眸子的蓝忘机……
          
           他们之间是多么的熟悉,不需要一句话,甚至不需要一个眼神,蓝曦臣也能知道蓝忘机心中所想。
          
           现在的蓝曦臣看到了蓝忘机眼底深深的,只有他才能看懂的伤心与绝望……
           
            虽然内心已有猜测,但听到蓝忘机亲口说出来还是不一样的……忘机他,与魏婴分开了。
          
           后来听蓝家那些小辈所描述,忘机与魏婴云游四方,偶经莲花坞时遇上了江澄,之后魏无羡就坚持要留在莲花坞与江澄在一起。

            蓝曦臣知道了之后,沉默了许久,叹了一口气。这样也好,起码蓝忘机能陪着他度过最后的时光。

            蓝忘机回到云深不知处之后,整个人都消沉了许多,就连那些个小辈们都能发觉:含光君是越来越不喜说话了,就连以前魏前辈身死,都没有这么消沉。
  
            只有蓝曦臣知道蓝忘机的心情,如果心悦之人身死,找回来便是,但若心悦之人心悦的不是你呢?又能如何呢……
 
            蓝曦臣捂着口,手中的纯白色花瓣不知何时变得更加白的耀眼……怕是时日无多了罢。

            今天是魏无羡的生辰,蓝曦臣走到静室的时候,果不其然看到了正在睡觉的蓝忘机,和一旁已开封的天子笑。
  
           蓝曦臣沉默片刻,慢慢的靠近蓝忘机。那张在烛火下模模糊糊的,是他心悦之人的脸。
 
           他垂下目光,轻轻的抱起了蓝忘机。蓝湛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檀香,伴随着清冷的薄荷味,很像他本人。
 
           蓝曦臣总是在寻找与这种味道一样的熏香,但总是不能如愿。后来他才知道,这种香味是蓝湛的体香,是独一无二的,但不是他的。

            他对蓝湛真是越来越贪心了,不是看着他就好的了吗。怎么会这样,总是去俏想那些未来的,属于他和蓝忘机的时光……

             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睡着了的蓝湛紧紧的拽着蓝曦臣的衣角,一如当年那个小小的团子。

             蓝曦臣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俯下了身子,慢慢悄悄的,小心翼翼的靠近蓝忘机的薄唇。

             “唰”蓝忘机睁开了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眼神清冷,目光清醒的看着近若咫尺的蓝曦臣。

             “你……”蓝曦臣哑然无言,呆滞的看着蓝忘机。

             “兄长。”如果忽略掉蓝忘机声音里的一点小小的尾音,恐怕连蓝曦臣都会以为蓝忘机是清醒着的。

             “无事,忘机该歇息了。”蓝曦臣把身体收回来,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将蓝忘机放在了软塌上。

             “我睡不着,兄长陪我。”一句很正常的话,到蓝曦臣耳里便是撒娇了。蓝曦臣的眼里也浮现出当年那个小小的团子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好,忘机睡吧,兄长陪你。”蓝曦臣努力压下咽喉间的花瓣,轻轻的拍打着蓝忘机的背,像哄小孩子一样,但蓝忘机就是这么睡着了。

             窗外渐渐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阴暗的天气令人烦躁……

            

【后】
           蓝曦臣手里拿着宗卷,上面的内容让他觉得为难。

             近来夷陵乱葬岗的怨气不知被谁激发了一般,又恢复了以前的阴冷,邪祟满地。甚至比以前更甚。大概是因为又生出了什么邪祟了。

           夷陵在云梦境内,本是轮不到姑苏来管这件事的,但蓝忘机与魏无羡解除道侣的事并没有太多人知道。
  
           这下子夷陵乱葬岗出了事,他们姑苏立刻撇干净,会遭人诟病,这样他们姑苏蓝氏百年的美誉就会毁于一旦。

            蓝曦臣头疼的揉了揉眉头,烦燥之极。阴沉的天气也应了景,黑压压的让人不爽。

              蓝曦臣突然俯下身来,跪倒在地,一只手还扶着桌子边缘,咳出了一堆带着血的花瓣……

              时日不多了。大概只剩七日左右了罢……蓝曦臣只盼不要在此次夜猎中死亡便好,不要……让蓝湛看到。
             
              他还不想以这种方式死在蓝湛面前。

              夷陵乱葬岗围剿又开始了,只是这次的对象变了,以前是魏无羡,现在是一个不知是什么的邪祟。

               黑夜来临了,而凶尸邪祟最喜欢在夜晚出没,此刻去寻,最为合适。

               只是……蓝曦臣看着旁边的蓝忘机,知道他心里很想魏无羡,就连叔父与他共同劝解也不肯失去这个能看到魏婴的机会。

             真是痴情,可惜不是为了他……

             蓝曦臣正了正神色,不让任何人发现他的异样。
  
             这次夜猎虽说可能不是什么大事,但事关乱葬岗和魏无羡,就算是没关系,姑苏蓝氏也不能失了面子。

              蓝曦臣的脸又挂上恰到好处的微笑,仔细瞧起来跟金光瑶还真是有几分相像。

              蓝曦臣唤回了失神的蓝忘机:“忘机,我们该进去了。”

               夷陵乱葬岗地形崎岖,而且群山连绵。面积着实不小。

              他们之中,唯一与这乱葬岗比较熟的就只有魏无羡了。

              蓝曦臣看到他一直跟在江澄的后面,与江澄嬉皮笑脸的,仿佛一点也不担心这里众仙门看着,并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

              蓝忘机的目光也一直在追随着他,眼中欢喜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蓝曦臣忽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刚想张嘴说话,喉间就感觉奇痒难忍,抑制不住了轻咳一声,手上带着鲜红色血的花瓣在提醒他,真的离死期不远了,大概真的只剩四天了……

              这么快的吗?他还没有陪够蓝忘机呢,根本就舍不得蓝忘机啊……

               蓝曦臣习以为常的将花瓣收入衣袖中,那动作十分自然,以至于不会引人注目。

              蓝湛当然也没有发现。他何时注意过除魏无羡以外的人呢。

              此次的邪祟居然是一只高等织梦兽。织梦兽这种东西,已经几十年不曾出现过了。

              一来是因为它们本身就数量稀少。

              二来是他们的能力,顾名思义能够制造幻境,所以成为众仙门争夺的对象。不过他们非常仇视人类的,故之在仙门百家的争夺中,消损了不少,让本来就稀有的数量变得更加罕见。

                 让蓝曦臣不安的是织梦兽能够让人看到他一生中最怕的东西……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他的寿命也没多长了不是么?还怕什么呢。蓝曦臣是如此想的。

          夷陵乱葬岗之大,虽然有魏无羡带路也无济于事,而且敌在暗,我在明。

          织梦兽是邪兽,它也懂鬼道。虽说只是凶尸邪祟不足为虑,但耐不过乱葬岗之中的数量庞大。几日下来,仙门百家损耗不少。

          这样的战况使他们愈发焦急不安,越是这样,织梦兽得逞的机会就越多。

          相商下来,众人决定每个世家先派几个实力不错的人去探探这个织梦兽的底,不然没等他们见到织梦兽,已经全军覆没了。

          蓝家子弟就只有蓝忘机和蓝曦臣带着蓝思追等人入内,其他人留守在原地。

           让蓝曦臣感到为难的事是:魏无羡和江澄也要进去。

            那忘机……蓝曦臣看向了蓝湛,蓝湛那淡琥珀色的眸子还是紧紧的围绕在魏无羡身上……

           “咳咳……”两天,最多两天……两天之后,这些事就与他无关了。

           

         蓝湛入这山林已经有一个时辰了,他坚持要去找魏无羡,去偷偷看着他,哪怕只能看几眼,这样就好。

        蓝忘机的忘机琴感到了杀气,就在前方不远处!好像……是魏无羡!

        当蓝湛赶到那里时,就看到了地上满身是血,狼狈不堪的魏婴,还有自己的兄长!

        蓝涣站在魏无羡面前,因为背对着蓝湛,所以蓝忘机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蓝湛看到蓝曦臣的朔月抵在魏无羡的心脏前!

          蓝湛想都没有想,手中的避尘就直冲蓝曦臣而去!

          蓝曦臣听到声音,回过身来,看到的就是那张与他及其相似的是他心悦之人的脸,充满着激动和愤恨。

           将避尘刺入了他的心脏……

           蓝思追、蓝景仪等蓝氏子弟来到时就看到了这一幕……

            泽芜君和魏前辈满身都是血,他们面前有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正是织梦兽。

              不过他们的重点并不是它……“泽芜君!”蓝思追眼里的眼里是遮不住的震惊。

              为何含光君要杀了泽芜君?!他,他们……

             蓝思追来不及想太多了,他叫上了蓝景仪,就把蓝曦臣带走了,蓝曦臣必须接受治疗!临走前,还深深的看了蓝忘机一眼,其中的深意无人得知。

              蓝湛直至蓝曦臣走后才恢复过来,他只看到了魏无羡还晕倒在地上,就直接抱着他离开了原地,连头都没有回过一次。

               

【果】
         蓝湛将魏无羡抱回江澄那里的途中,魏无羡一直都是半昏不醒的叫着一个名字:“江澄。”

          蓝忘机抿紧了嘴唇,牙齿也不自觉的咬上。尽管很疼,但蓝忘机就是死死的咬住了,直至下唇出血。也始终没有放开抱着魏无羡的手。

         江澄看到受伤的魏无羡,心中的焦急本就是难以言说的,看到蓝忘机根本不肯放开的手,江澄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蓝湛!你和魏无羡现在还有什么关系吗?!你有什么资格照顾他,自从你们解除道侣之后,魏无羡就与你蓝忘机毫无关系了!”

         随着江澄的话语落下,一声不知是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响在了蓝忘机耳边,如此痛彻心扉……

         等到蓝湛回到姑苏蓝氏的驻地时,却发现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蓝湛的面上不显,内心早已惊慌失措。兄长,他……真的出事了!

           等到蓝忘机不吃不喝几天几夜赶回姑苏后,几乎所以人都没有发现他回来了,整个云深不知处都笼罩着一股悲伤的气息。

            蓝忘机鲜少会有这么慌的时候,他直冲着蓝曦臣的寒室所去。

          正好看到蓝启仁从里面走出来,蓝湛上前刚要问蓝曦臣的情况如何,蓝启仁的一巴掌让他愣住了神。

           “你……你个不孝子!跪下!”蓝启仁被蓝忘机气得不轻。

           蓝忘机依言跪下,但心中仍然还是想看看蓝曦臣的伤势如何了。

            “为了魏婴,你居然敢杀了自己的兄长!我姑苏蓝氏顾不承认有你这么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不顾亲情之人!”

             “你忘了你兄长是如何待你的吗?!在魏婴魂飞魄散之际,是谁帮你求情,跪了祠堂三天三夜的?!是谁在你犯下罪过之后,替你扛了剩下的二十六条训诫鞭的?!”

            “你犯下如此多罪过,但你的兄长为了你承受了多少!你现在居然为了魏婴,而要杀了自己的兄长!”

            
             蓝湛听到这里心里一颤,兄长他……到底怎么了?!

            蓝启仁像是终于说够一样,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蓝忘机,马上甩袖而去,急急忙忙的很。

           蓝忘机看到蓝启仁一走,马上就想冲到寒室里去,但他赶了三天三夜的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突然就从跪着猛然站起来,蓝湛的眼前一阵发黑,想晕下去。但他还是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寒室。一定要看到蓝曦臣平安无事!

         但事情总是违人意,蓝忘机支撑到寒室,看到了……双目紧闭的蓝曦臣。

          眼前一阵眩晕,蓝忘机一把抓过旁边的蓝景仪:“兄长他!到底怎么了!”

          后来蓝景仪的话在蓝湛的耳里模糊不清:“泽芜君患上了花吐症,是古典上的一种病。”

          “心悦别人,忧郁成疾所患上。”

          “泽芜君一直没有说出来,等到最后的期限泽芜君就会死亡,几天前正是最后一天。”

           蓝湛没有回答蓝景仪,他的脑子里混混沌沌,在晕倒之前,他的眼前浮现的是蓝曦臣那张永远都是笑意吟吟的脸。

           蓝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什么都有,有父亲、母亲、叔父还有很多他在乎的亲人,最重要的就是站在那中央的蓝曦臣。

            蓝曦臣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站在那里,但蓝湛就是看到他身上的一种很亮的光,那种光灿若云霞,蓝涣身上就站在那里,对他轻声笑着说:

           “阿湛,快点一起来给父亲和母亲请安,祝他们福泽万年,永结同心!”

          蓝湛忽然就不愿意醒了,这么醉在梦中挺好的……
          
          蓝启仁黑着脸在静室内等了三个时辰了,自从昨天听到蓝忘机晕倒后,他倒是还是很焦急的。

         毕竟还是兄长留下来的唯二血脉之一,除了遇见魏婴时的鲁莽做事之外,倒也挑不出什么错事了。

        夜猎结束之后,姑苏蓝氏就联合云梦江氏一起昭告天下,含光君与夷陵老祖解除了道侣。既然如此,那以后魏无羡如何就不关姑苏蓝氏的事了。

        而且听说魏无羡刚醒来就吵着说要和江澄结为道侣,还闹了个大红脸。

        想到这里,蓝启仁叹了口气,这下子蓝湛总能静下心来了吧。

         再长的路都要走,再长的梦都会醒。蓝湛醒了,但是觉得醒了的只是一具躯壳,他只是呆呆的看着屋檐,心中却是如死水一般的平静。

         心都死了,还会有什么波澜么?

        蓝忘机以前总是认为他一转身就能找到蓝曦臣,因为蓝曦臣永远都会在他的背后,所以他对蓝曦臣总是很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他,但从没有想过蓝涣的感受。
 
         蓝曦臣能够轻而易举的读出他心里在想什么,要干什么,但他却从未了解过蓝涣在想什么。

          蓝湛总是理所当然的在蓝曦臣的庇护之下活着,之所以自由自在,得了个“逢乱必出含光君”的美名,是因为蓝曦臣把所以事情都承担下了,让他能够始终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蓝涣为了他做了这么多,但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以前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并回应蓝曦臣的感情?为什么没有帮他分担过事情,哪怕一点点?

          蓝忘机用手袖挡住了脸,蓝启仁立刻发现了他的异样,但也没说话。

           在姑苏蓝氏蓝白色校服广大袖子的遮掩下,有一滴玉珠悄然落下,瞬间就掉入床褥里,了无痕迹。

           蓝启仁对着蓝忘机说了一句话之后就走了,蓝忘机第二天便离开了云深不知处,使众人哗然。

           “你兄长的魂魄尚全,我在他临死前收集到了几片,但大多数还是不知所踪,魂魄若是停留在世间,肯定会选择他生前最流连的地方。”

         
         兄长还能回来……

【忆】
           蓝忘机在兰陵一带流连很久了,他在找以前蓝曦臣带他去过的地方。

           兰陵是他们的故居地,母亲并不是姑苏人,而是地地道道的兰陵人,所以蓝湛在这里也有许些记忆。

          姑苏和云深不知处叔父已经都找过了,并没有发现蓝曦臣魂魄的踪迹,只能让蓝忘机来兰陵找找看。

         随着时间越长,蓝湛内心就越焦急不安。但也无济于事,他们幼年时期没有戒训,没有家规,没有规矩,什么都没有,自然疯的地方多了去了。

         过了这么多年,兰陵变了不少,蓝忘机记忆中的那些载着欢乐的地方也找不到了……

        蓝湛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很久,周身的热闹好似与他毫无关系,永远也融不进去一般。

        什么东西?

        蓝忘机抬头一看,原来老天也会配合的下起雪来了,一点一点的,小小的一片片雪花飘在天上也是如此美丽的。

        蓝湛伸出了手,轻轻的接住了一些雪花,等到他的手指冻僵,雪花终于在他的手上化成积水,慢慢的往下流。

        蓝忘机看着那些雪花微微失神,兄长也带他这么出来玩过。

        将雪花接了满手,生出一个火堆,看着它们慢慢融化,在蓝忘机的小时候的记忆里,这是一件让人很愉快的事。

        在哪里玩得?蓝忘机死死的就是记不住了,他费力的从脑海里搜索关于蓝曦臣的一切,但还是没有什么线索。

         这时候有一个年纪不大小孩跑到蓝忘机面前,好奇的看着他。蓝湛的注意力也被他吸引了,也低头看着他。

         那个小孩子大叫着跑回到不远处的家里,蓝湛就看到那里还有一堆约莫七八岁年幼的小孩。

        刚刚那个小孩子就凑近他们,叽叽喳喳的说:“我刚刚去看了一下那个人。”说着还用手指指了一下蓝湛。

         “他真的是仙人哎,你看他根本就不怕冷,还穿着,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一定是个道士!”

          蓝忘机的脑海里一片恍惚,又看到了模模糊糊的两个长得差不多小孩。

         略微年长一点的一脸兴奋的和那个年幼一点一脸漠然的小孩说:

         “阿湛,你看!那里有一个修仙的人,好厉害!”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羡慕和崇拜。

         “。”

        “哎呀,阿湛你不要什么都不说,整天古板的像一个小老头一样,笑一下嘛。”

          他没有笑,但是那个笑容充满着如沐春风的少年却在他的记忆里留下了永恒的光。

          兄长!

         记忆里的一切变得清晰起来,蓝湛御着剑,急急忙忙的往一处荒无人烟的山林而去。

          “阿湛,我们在这里玩的事情可不能让母亲知道,不然她又该担心了。”

          在那座山林上,有一座小山洞,很小很小的,甚至只够几个小孩子进去,却是蓝曦臣和蓝忘机小时候的一块乐土。

          那里还算整洁,他们倒是经常把母亲给他们的一些新鲜的小玩意偷偷拿到这里来,布置好了这里就像他们的小屋子一样。
           
         蓝湛站在了山洞的门口,却没有进去。好在尽管周身事件变化,这个小山洞也没有消失。

         蓝忘机深吸了一口气,淡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紧张。

         好在,他还在……

        地上刚刚出现了一滴水渍,马上就干了。蓝湛一下子扑进了站在里面一脸无措的蓝曦臣的怀里。

        蓝湛一生中,鲜少有失态的时候第一次是为了父母亲,第二次是为了魏无羡,之后就是蓝曦臣,也只会是蓝曦臣了。

白色栀子花花语:永恒的等待,一生的守候

END——

   
           

评论(11)

热度(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