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枫染墨

喜欢洋洋,别ky

mxtx黑,爱看不看

嗯……最近天冷,更的少,慎关

洋圈不退,洋粉不散

雷双道,曦澄。

【宋薛】招魂(下)

呃……因为你们都不让我发刀子,所以……我又烂尾了……吧(?)

@今天帆哥帅了吗 这个小可爱的点梗

这里莫离

禁ky,逆cp最好也别来

      那动作赫然与八年前的一模一样,当时的晓星尘也是这么跪在地上,求着薛洋放过他。

     薛洋哑然无言,回过神来,阻止了宋岚要上前说话的动作。

     他自己慢慢的走到晓星尘面前蹲下,手指紧紧的掐着晓星尘的下巴:“因为我要让你知道多管闲事是会有横祸的,谁叫你当时要来管我的事,老子做什么事,关你们屁事!”

      晓星尘看得见了,他终于看到了薛洋脸上被丧心病狂的表情所覆盖的一丝茫然与无助。

      “当年常慈安戏耍我的时候,你们这群所谓的正人君子又在哪里!以前的我太弱了,才会受人欺凌,现在我有能力了,凭什么你们又要来管我!”

     薛洋的眼中刹那间爆满了血丝。他霍然起身,双手紧紧捏起拳头, 转过身去。

      尽管在这种时候,薛洋也没有露出一抹狼狈,他就是这样的人,孤傲的像一匹狼,从来都不屑向别人示弱,因为他们懂得那是没用的。
   
     薛洋停顿了片刻,复而恶狠狠的说:“晓星尘,你他妈别想逃了,一辈子也逃不掉的。”

     薛洋一直背对着晓星尘,所以晓星尘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宋岚却看得到,也看得懂。

       那是一种对世事不公的怨恨,无依无靠,只能茫然的报复,毕竟只有自己,做事只需要自己好就行,宛若狼的遗孤,在如今的世事中,只能露锋利的爪子,才能不受欺负,但谁又知,狼会不会孤独呢,哪能看着别人成双成对,自己却形只影单的呢。

      宋岚不像晓星尘,从小在山上长大,被保护的这么好,他也是在市井里跌打滚爬过的人,只不过他后来有了归宿,但小时候的那段记忆却被他永远的尘封了起来,鲜为人知。

      那薛洋呢?他又怎能在哪些地方坚持的活下来,活到他有能力的时候呢?他不敢想下去了,也不想想下去了。

     晓星尘无言的握紧了拳头,最后终于忍不住了,举起霜华剑就要刺过去!

       宋岚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拔出拂雪,挡在了薛洋面前,看着震惊无比的晓星尘轻声叫道:“星尘……”

       晓星尘听到之后,狠狠的抖了一下,“你……子琛?宋岚?宋道长?”

    宋岚无言的点了点头。

      “你为何……要帮薛洋?”晓星尘实在接受不了,为什么挚友要拦着他。

       宋岚闭了闭眼,终是疲累的轻声说:“星尘,你是他救回来的,他也为了你空守了义城八年,他现在已经不欠你了,他欠的是那些人,是我,你让我跟他解决可否?”

     晓星尘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宋岚,最后看了一眼薛洋,毫无眷恋的转身离去。

     薛洋默默的看着晓星尘的背影,但嘴上却仍然不饶人:“宋道长是想怎么样呢?”

      宋岚沉默了片刻,上前抱住了薛洋,和想象的一样软呢,只是有点太瘦了。全然不管薛洋的剧烈挣扎。

       薛洋很不明白宋岚到底怎么了,发什么神经,虽然在义城八年里,他们经常这么亲密,但是那是因为宋岚被他控制了,那现在……

     宋岚该不会喜欢他吧?!他妈的宋岚是个断袖?

     “宋岚你真他妈疯了?!”薛洋现在也拿不准宋岚到底想干什么了,宋岚不应该是最恨他的那个人吗?怎么会这样!

      “你不是要赎罪吗?晓星尘的罪赎完了,那我的呢?以后你的罪,我陪你一起还清。”

       薛洋抬头看着宋岚,眼中满满的不可置信,许久他才哑声道:“宋岚,你他妈的果然疯了。”

      其实说到疯,又有谁能比过薛洋呢?他根本不相信会有谁能对他说这样的话,就算连晓星尘都没有过。

     “我没疯,我心悦你,薛洋。”

     最后有一滴泪水落在了地上,却不知是谁的,至于结局如何,谁知道呢……






    完结了,你们这群坏银,都不让我发刀子,所以有点牵强,强行甜……
    

     最后小剧场
     晓星尘看着携手而来的宋薛夫夫,默默的转移视线并附上江澄的至理名言:“妈的死gay”

略略略,我是不是很皮😂😂,拜拜!呃……后天我就码瑶薛的番外,等着,等姐宠幸完作业就来……

评论(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