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枫染墨

喜欢洋洋,关你屁事,禁止ky
洋圈不退,洋粉不散
雷双道,曦澄。偶尔有时会在火锅底料写,但绝对不会太多

最近感冒了,脾气和心态都不怎么好😷😷😷没什么灵感。

湛洋《残心》这篇有大致剧情发展了,但是写出来还需要时间。我尽量在这周之内完结

然后《恋爱》……没什么灵感,但是我会写下去的,当初开这篇文就是一根筋什么剧情都是临时想的,没有大纲什么的,所以一停下来就没什么灵感了,你们推荐推荐吧。

最近可能会继续更新红豆体,等我们哪天放假了,或者说我感冒好了就会更,但是最近产粮会减少,如果接受不了的话就取关吧💔💔


求推荐恋爱的后续

 

留一行来表白一直支持我的大可爱们😘😘😘,我真的炒鸡爱你们❤❤❤


久违的红豆更新,离轩tag就不打了,没什么戏份,拜拜好梦,早点睡~
链接走评论

【在我眼中的晓薛晓】

如标题,来谈谈你对他们俩的形象。

.

【薛洋】

      首先是洋洋,其实说我刚看完义城篇的时候,虽然哭了,但是我觉得薛洋很坏,然后原著的时间线也比较混乱,第一次看完全书,我根本都不明白讲了什么。

      后来我看了一篇关于薛晓的同人文,终于理清了事情,从此迷上他。(没错,我刚开始是吃薛晓的)

       后来仔细的琢磨琢磨原文,就发现其实说不知道是作者的文笔好还是什么的,我感觉洋洋已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他的所有事情都发生的这个顺理成章。让我觉得很像他就在我面前一样。

       后来我真的觉得他太苦了,必须要有人宠着他,但我不喜欢温柔年上受,就跳槽来了晓薛(其实是热衷于逆cp)。

       他是一个执念很深的人,他确实很记仇,但他也很记恩,晓星尘对他五分好,他就回给晓星尘十分。

       我觉得其实就像原著一样说的,他并不是说喜欢上了晓星尘,只是想回到义城三人中温暖的“家”。

       他会抓住一切对他好的人,抓住一切星辰。他把晓星尘当成了可以信任的人,可能日久生情,掺了有别的什么,但他对晓星尘的其实应该不是爱。

      薛洋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因为他的生长环境决定了他这辈子只会有一个真心,而且他将为数不多的真心给了晓星尘。

.

【晓星尘】

       其实说,站在晓星尘的角度上,他什么都没有做错,可能确实是因为晓星尘多管闲事……了吧。

       毕竟薛洋灭了常家满门,他们都知道常家被薛洋灭门,但不知道为什么。

      在他们眼里,你做的这么过分,灭了别人满门,就是你的不对。

       只要当初晓星尘不管这件事情,就没有以后的一切。

       没有跨三省捉拿归案,没有白雪观灭观和宋岚的双眼,没有后来的三年,没有附近的村民被屠,没有宋岚被做成凶尸,没有义城满城的人和阿箐死亡。

       一切的根源是晓星尘不知道真相,管了常家灭门一案。其实最一切的根源就是常慈安戏耍薛洋,碾断了他的小指。

      所以还是自食恶果而已。

      但是作者的这个人物设定就是这样的,晓星尘就是一样一个人,一身正气,清风明月。

       晓星尘这种性格在当时的乱世中,是不可能活得长久的,好人都是不长命的。

       所以一切悲剧发生。

      站在他们两方的角度上,他们都是很对的不是么?

      站在薛洋的角度上,他从义城讲故事之前为的是自己,之后都是为了晓星尘。

      站在晓星尘的角度上,他做的都是对的,就是自刎这个……

       他们两个人,不过是一个人愿意为了你,放弃全世界。还有一个是……

       为了全世界放弃你

       😭😭😭

【湛洋】残心(二)

    前文翻主页√      


    填坑火葬场√    


    预计五篇左右√    

    禁ky√   

 

    最重要的:我发四我这次真的是想写甜的,但是这个女人 @小two  ,她点的文,本来就是小甜文,但是她惹到我了,所以去揍她吧!


.


.


.


.


        薛洋拖着小小的,满身伤痕累累的回到了只有他知道的,属于他的一个小破庙。 小指的伤痕,他从来都知道必须马上治,但是他没有药,也没有钱。 流落街头的小乞丐,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有药物治疗伤口。

  

        他把小指上的伤口就这样放着,反正死不了。


       魏无羡有一句话说对了,薛洋这个小流氓是真的很能忍痛。


        不过,有谁是天生能忍痛的,只不过是习惯了,所以受的所有伤才会不疼了。


         在等小指伤口止血的过程中,薛洋的神识飘向了远方。


        我死了。


       但我还活着。


       两件很冲突的事情,却在薛洋身上发生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也就不再去想。


       我重生了,那晓星尘岂不是……


       小薛洋眼睛里瞬间就有了光彩,兴奋的样子在脏兮兮的脸上显得很有什么反萌差。


       薛洋没想多久,愿望就马上就随之破灭。


      他该怎么找到晓星尘?藏色散人居住的山在哪里?就算是找到了,万一晓星尘有前世的记忆怎么办?


      巨大的无力感袭来,薛洋跌坐在地上,脑子有点昏沉沉的,脸色十分苍白。


       不过多时,薛洋暗暗不妙,意识到了不对,但他下一秒就倒在了破庙的瓷瓦上。


       妈的……中计了。

.


.


.


.


        “兄长,前方有异。”蓝湛感到了一丝不对劲,前面有一股很强烈的怨念,让他皱起了眉头。


        “前方的怨念很强,我们还是不要贸然行动,留在原地等待家中长辈一同如何?”


        蓝曦臣亦是被这股怨念吓到了,十五岁的少年并没有多大,再如何老成,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下,怎么可能独当一面呢。


         蓝忘机启唇正欲说话,但他忽然感到,冲天的怨气中,透着一丝人气。


        “有人!”

 

.


.


        白衣道长,对他温柔的笑了,脸上的白绫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熠熠生辉的眸子里装了整个星河,薛洋看到了之后,这一束光就从此照亮了他的世界。


      “阿洋,你怎么又抢阿箐的糖了,你比她大,应该让着她一点。”


       “哼,我才不让给小瞎子。”薛洋在和晓星尘扯皮。俏皮话说得一样很顺口。他看到白衣道长笑了,笑的很开心。清风明月,不过如此了。


       薛洋十分清楚,他此刻正在梦魇为他编织的幻境中,同时修鬼道的,他心里明白的很,只不过梦魇确实抓住了他的弱点——晓星尘罢了。



       活着就是为了晓星尘,只要有晓星尘,死了又何妨。所以,就这么醉在梦中,永远也不会醒来,挺好的。


       我的星辰啊……有一天,我会为了你而放弃整个世界,因为我爱你啊


【湛洋】残心

       最近我大邪教怎么滴没人咧?各位太太都嗨起来!

       沉迷于邪教无法自拔,至于欠的债?你说啥,我耳朵不好,听不见啊!

       原著向,私设洋洋死后意外重生在七岁(有记忆),湛湛捡(划掉)找到了他。但是两人皆是小孩子,湛湛无记忆,后面会恢复

       呃……羡羡可能会出现,但是走云梦双杰cp向,别ky谢谢

         @小two 你的刀拿走不谢

.

.

.

.

.

       颤抖的身子显现出弱小的身躯正承担着怎样的痛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显得那么孤寂无助。

       接近一看,只不过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阴沉沉的天气都衬得那个稚子的可悲。

        薛洋被活生生痛醒了,熟悉的街道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浮现出了他心中笼罩着的阴影。

       沉默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左手上的小指……还是断了。腐烂了的指端爬着几条白色的螨虫,混着碎骨的血肉显得很恶心,让人寒毛都竖起来了。

        天空一如薛洋记忆里一般,下起了一场大雨,倾盆而至,在哗哗的水流声中,一个七岁的稚子麻木的看着他的手指一点点被腐化,最后只剩下一个指端。

       反正已经习惯了不是么?再哭再闹,小指都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不会回来了……薛洋的眼前一阵恍惚,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一个白衣道长的影子。

       白衣不染世,背负霜华,行万里路,蓦然回首,对他轻笑:

      “阿洋……”

       不过皆是梦罢了,纠结太多没有结果的……海市蜃楼,骗来的罢。

       小薛洋偷偷的抹了脸上残留的泪水,十分冷漠走向了他经常躲着的破庙。

.

      薛洋走了之后,两道淡蓝色的光波降落在不远处,出现了两个长的差不多的小人儿。

      眸色较淡一点的,呈琥珀色面无表情的孩子停下来了。

      旁边一个眸色深沉,脸上带着春风笑意的孩子,看起来较年长,轻声对小孩道:

     “阿湛,怎么了?”

      蓝忘机凝望了薛洋离去的方向片刻,将目光放回来,眼神淡漠,“无事。”

       “阿湛可是遇上了什么人么?”

       “并未。”

       “……那便走吧,夔州最近出现了一名邪祟,极为凶煞,名曰——梦魇。”

.

.

.

.

.

       写不下去了……嘿嘿嘿,我不想填坑……😏😏

.

     好吧,填,分三四章发。等我成绩出来先😏😏

     至于还有的债?你说啥?我最近感冒,耳朵不好~

【晓薛晓】轮回

     冒个泡,期中之前还是没忍住上线,表示一下我没死😂😂

    如此良辰美景,花前月下,来磕个刀子可好?

    速打产物,人物ooc严重,而且很短,回忆杀严重。没有逻辑。

    如有相同,算我抄袭

    建议搭配《长生契》观看😏😏

    

      法阵起,魂魄散,世间再无薛成美此人,魂飞魄散,亦或永世孤独。

                                                 ——魂神契约

      义庄内,一个白衣道长睁开了不属于他的淡金色眸子,浑身颤抖的看着义庄里,属于他和薛洋的回忆。

      回忆里,他最害怕的一切都在发生,都是薛洋,:

     “当真是什么,你倒是说出来。”

     “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啊,咱们来日方长。”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为何要救我?”

     “道长,今日带我去夜猎呗,我不说话,不逗你笑,不给你添麻烦,我给你背剑,给你打下手,你别丢下我嘛。”

    “不错。还好你的剑能自动指引尸气,否则光凭我们两个人,很难杀出重围。”

     

    “道长!怎么又吃这淡出鸟的粥啊!我想吃糖!”

     “还能怎么样?还不是多被打几耳光踢几脚。”

     “我并没有沉郁于过去。只是那个小瞎子天天偷我的糖吃,把它们吃完了,让我忍不住又想起了以前吃不到的时候。”

      “你傻吗?我刚才骗你的。我抽到的是短的,只不过我早就还藏着另外一根最长的小树枝,无论你抽到哪一只,我都能拿出更长的。欺负你看不见而已。”

     “我在。你怎么来了?”

     “没你的份。”

      “你们走了,那今天的菜又是我买?”

    

       “好玩。怎么不好玩。”

      “晓星尘道长,我那个没说完的故事。你现在不想听下半截了吧?”

      “然后,车轮就从这个孩子手上,一根一根碾了过去!”

      “手指是自己的,命是别人的,杀多少条都抵不过。五十多个人而已,怎么抵得上我一根手指?”

      “你恶心我?很好,我会怕人恶心吗?不过,你有资格恶心我吗?”

       “是,我骗你。我一直在骗你。谁知道骗你的你都相信了,不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需不需要我再告诉你,昨天你杀的那具走尸,是谁啊?”

      “你一无事成,一败涂地,你咎由自取,你自找的!”

        “是你逼我的!”

        “死了更好,死了的才听话。”

         “锁灵囊,锁灵囊。对了,锁灵囊,我需要一只锁灵囊,锁灵囊,锁灵囊……”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眼前所以的场景都变回了晓星尘想象中的义庄。

          在烛火中明暗不定的光里,晓星尘看到了薛洋的残影:

  

         “晓星尘,你还不是被我救回来了?自刎是么,我一样可以救你回来。你想不想知道,在你离开的这几年里,我干了什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令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的笑声,突然响在空荡的义庄内,让晓星尘心里感到一丝恶寒。

        “薛洋……”晓星尘一向温润的声音,竟然也会有这么咬牙切齿的时候。

       “晓星尘道长啊,”薛洋用回了他们最初见面时的称谓,“你不在的这八年七月二十二天里,我可是干了很多好事呢。”

        “我杀了小瞎子,她不是很喜欢装瞎子的吗?我就把她的眼睛和舌头都挖了,还把她变成了一个哑巴。我杀了这座义城里的所有人,还把他们都练成了凶尸。”

       “噗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玩啊?”晓星尘看到薛洋笑出了泪花,深埋在眼底的孤寂却没有人发现。

       什么笑出泪花了,根本就是薛洋自己的哭泪吧,晓星尘怎么可能发现呢?

      “薛洋!你实在是太恶心了!”晓星尘忍无可忍的怒喝出声,打断了薛洋欲言又止的话。

      薛洋勉强牵动了一个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他笑了,亦或哭了……

     薛洋笑的开怀,但眼角的泪水越积越多,最终留了下来,一滴两滴……

      像初生的水晶一般透明,极快的掉落在地板上,留下一小摊水渍,但又极快的化为乌有,消失殆尽。

      就像主人一样,就算是满身狼狈,也不愿让人看到。

      突然,一切时间都静止了。

      他低下头,便看见了没入自己腹部的霜华剑刃。

      恍惚间,薛洋听到了当年义庄里的声音:

      菜篮子掉在了地上,里面的青菜、萝卜、苹果、馒头骨碌碌滚了一地。

     “那可不行,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无论后来发生了什么,既然现在的你尚且可算安好,便不必太沉郁于过去。”

      “好玩儿吗?”

       “……薛洋,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子琛……宋道长……宋道长……是你吗……”

      “饶了我吧。”

      哈哈!这次可不是我赢了,晓星尘,从始至终,赢的人都是你啊。

      从今往后,如你所愿,我饶过你了,不过你这辈子都忘不掉我了。

        薛洋的躯体倒在了地上,慢慢的变成透明的。

       晓星尘收起霜华,慌乱的背影显得几丝狼狈不堪。根本没有管在地上的薛洋。

        长生契……永世长存,永世孤独,既然想要长生,那孤独就由我来承受吧。

        道长,这次你永远也别想忘了我。我们之间,可再没有来日方长了……

       从今往后世上多了一个与黑衣凶尸行侠仗义的白衣道长,少了一个肆意张扬爱说俏皮话哄人的黑衣少年了。

       长生契约,在地府尝尽世间悲苦,永世孤独。

       后有冥文记载:一届冥王,本是可以去轮回转世,奈何为了斯人,不肯喝尽孟婆汤,甘愿在孤独的大殿里,永世孤独……

听说今天澄澄生日吖!澄澄!生日快乐!但是没有贺文了……我没码……会补上的!反正江宇直生快!祝你一辈子都这么“直”下去!😂😂😂

恶友新年活动【48h】

欢迎大家来玩吖~

敲门号:885470641
陌长歌°:

大家好这里是陌长歌,一个萌新小策划w


恶友下一次活动定在除夕当天和除夕的前一天,目前正在筹划中


这次活动所有太太匿名参加,猜中全部可点一个太太专门为你写一篇文哦~


题材不限,字数500以上 画无要求


希望大家能够积极参与啦~


(≧㉨≦)


我这次真的想写糖了……!我……我发四!晓薛晓的!绝对……甜!?会甜的……!?等我期中考完,安全度过,就写!


(心咋这么虚呢……)


【晓薛晓】执念

你们的“糖”,天哪,澄薛还没写完的我在干什么……我可能患上了无“糖”不欢的病……

私设在义城,汪叽没有赶到,洋洋把羡羡带走去救晓星尘

晓薛晓无差,但更偏向晓薛……但cp攻受不明确,私心打tag,cp洁癖者绕路谢谢

羡羡洋洋ooc严重,为了“糖”而ooc

凑字数,摸鱼

禁ky,你敢ky我就敢挂你

开始

【因】  

     “道长,”薛洋一进入义庄,就像一个捡到了糖的孩子,兴奋的跑到了晓星尘身边。

        “我回来啦,你看,我把大名鼎鼎的夷陵老祖给带来了!他一定可以救回你的!”薛洋说到这里,下巴高高的昂了起来,一副很骄傲的样子,充满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稚气。

         魏无羡无言的看着这幅让人惊悚的画面:夔州的恶霸,十恶不赦的薛洋在晓星尘面前,像一个孩子一样的纯真。

         薛洋和晓星尘扯了一会嘴皮子,但是晓星尘一直都没有回答他,躺在义庄中间的棺里睡的很安详。

         沉睡着的晓星尘,还是一身白衣无染,俊秀的脸庞,一条白绫束缚着,看起来尤为刺眼。真不愧是明月清风。

        魏无羡是如此想,能保晓星尘尸身不朽,还真是辛苦薛洋了,虽然世间尚有很多这样的案例,但材料及其难找,原就及其稀有,而且还被许多有名望仙家抢去不少,当神仙一样供着,可想尤知薛洋付出了多大的牺牲。

        呵呵,既然亲手毁掉了,又为什么这么努力的想塑造回去呢?这样是不可能会有结果的。薛洋只是在白费精力而已,因为晓星尘知道薛洋在招他的魂,所以才不愿意回来。

       既然如此,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晓星尘杀了义城的人和阿箐,也不会去假装晓星尘还在世上的假象。

       因为爱吗?魏无羡不信,薛洋这样的人,会有心吗?

       不管魏无羡心里如何想,薛洋已然站起身来,面对着魏无羡:

       “救他。”没有任何的废话,薛洋的脸上也出现了满满的兴奋,带着势在必得的兴奋。

        魏无羡略微眯了眯眼,皱眉的看着薛洋:“救不了。”很干脆的语气,但却让薛洋的眼中瞬间充满血丝。

       “你不是天纵奇才的鬼道创建者夷陵老祖吗?!为什么救不了!我不管!你一定要救活他!不然你就别想活着离开义城!”

         尽管薛洋如此威胁,魏无羡还是冷眼看着薛洋将近癫狂的样子。如今才来忏悔,已经没有用了,杀了这么多人,薛洋早已不配与晓星尘在一起了。

        看着魏无羡的眼神,薛洋终究是败下阵来“……求你,无论什么办法,只要能救活他就好。”

 

        如果金光瑶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连假笑的面具都忘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竟然会求人?!还真当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魏无羡的脸上也有一点松动。那一霎,他在薛洋身上,看到完完整整的晓星尘:上善若水,明月清风,还有……凄然绝望,与自刎前的晓星尘真是像极了。

        魏无羡看失了神,半响才看向倔强不肯承认,眼神却满是死气的薛洋。

       “有,但是代价很大。”

        薛洋的眼里重新燃起光,“代价无所谓,只要救活他就好。”

         “代价是……以魂割魂。”

         薛洋倒下去的一瞬间,魏无羡的话犹在耳边:

        “鬼道讲究的是一物换一物,要他回来,相应的,要从你身上割魂。”

        “不过晓星尘碎魂的时候,你救得及时,他才留下一丝残魂,但你就不一样了,你的大部分魂都割给了他,还会受禁术的反噬,所以你的下场就会是魂飞魄散。”

       “没事,他回来了就好。”

       魏无羡很疑惑,薛洋为何能为了他小师叔做到这个地步,明明是他先逼死晓星尘的不是吗?“为什么?”

       薛洋却在此刻垂下了眼帘,珀金色的眸子有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东西,半响才用无所谓的语气说:“可能是因为无聊吧。”

       “不后悔吗?”

        “我后悔的,是在小瞎子告诉他真相之前心软没有杀了她,后悔为什么要屠了白雪观和那些村民,让宋岚可以找来,”

        “但我从不后悔在金光瑶清理我的时候,遇到了他,我从不后悔我屠了常家满门,如果不是这样,我根本就遇不到他,也不能报我断指之仇。”

         “不要告诉他,不然他会受不了的,世上可没有第二个薛洋可以救他。”

          “把我的眼睛一起给他吧。”

        

【果】

         

       从此世间,再无一个黑衣如墨,心性张扬的少年了,多了一个白衣如雪,双眸明亮的道长。

        “为何我会在这?”晓星尘茫然的看着面前的魏无羡,温润的语气却微微沙哑。

        “……薛洋”魏无羡还是将真相告诉了他,晓星尘有权利知道这一切。

        “那个恶魔?!不,不可能!”晓星尘不相信,他根本就不会信薛洋竟然会救他,薛洋一直都是恨不得他死的。

         “……”魏无羡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晓星尘坚决的否定,他还是沉默了。

        魏无羡并没有义务帮薛洋,话他已经带到了,仁至义尽,怎么抉择是晓星尘的事。

        “他真的是太恶心了,死不足惜而已!”

        白衣道长离去的背影,不带一片风寒,但又很像背负了很重很重的东西。

        薛洋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相处了一段时间,却一直在害他的人而已。

        就算晓星尘真的喜欢过他,但是远远没有他眼中的道义重要。

         终相负,命相驳,善恶有道非儿戏。①

   

        其中道理,薛洋怎么会不懂,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深入泥潭的人,会抓住一切能救他的东西。

         其实不过根本没有结果的事,薛洋只是执念太深罢了。

         结果得来了什么呢?

        “你不配”和“你实在是太恶心了”

         岂不是好笑么……

【END.】

       ①:是霜降拾旧年的歌词
    
        把自己写哭了的就我一个了吧……诈尸,车……再说吧!我懒得写!

        我不是魔鬼! @小two 她让我写的!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