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枫染墨

喜欢洋洋,别ky

mxtx黑,爱看不看

嗯……最近天冷,更的少,慎关

洋圈不退,洋粉不散

雷双道,曦澄。

关于活动文

对不起大家了,澄薛和恶友的活动我实在没有办法参加了,期末考砸了,父母要没收我的手机,然后也没有时间和脑洞写文了,只好退出了

@日羲雉 谢谢小可爱帮我补上澄薛的活动文,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实在抱歉,浪费了大家的时间

春节大家都要开心啊

【晓薛】顾阳

      前言:为你当初的一句笑言,我等了一生也没能实现

……

     薛洋倒在床上若有所思了一天,一旁的晓星尘尴尬的不知道该不该说话。

     薛洋今日乖巧的很,难的没与阿箐拌嘴,义庄里少了几分热闹让晓星尘感到颇为不适应。

     他慢慢的摸索到薛洋身边,伸出手准备摸一下他的额头,看看少年是不是生病了,却发现少年根本就没睡。

      “啪”他的手被少年抓住了,力气很大,似乎要把他的骨头捏碎。

      气氛一时尴尬起来,幸得薛洋马上放开了晓星尘的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道长?怎么啦?”熟悉的少年笑音在晓星尘耳边响起,奇迹一般的舒展了晓星尘皱起的眉头。

 
     晓星尘收回手,对他温柔一笑:“无事,只是看小友今日好似乎有点不太对劲,是生病了吗?”

    薛洋今日当然有点不太对劲,他今日上街买菜的时候,遇上了一个破算命的。

     “公子命中犯煞,身边冤魂环绕,此生必将爱不能求不得,孤苦一生。”

 
     “公子缺了一指小指,月老的红线早已断开,此生必然得不到所爱之人,若是强行与他在一起,必将魂飞魄散,得不到好下场的。”

       呵,你薛爷爷我用得着你管?多管闲事可是会招来飞来横祸的。

      降灾准备拔剑而出的那一刻,那个算命的却消失了。

      啧,故弄玄虚。

 
     薛洋不相信神鬼之说,但他怕失去,失去他本来就不拥有的光。

     “道长啊,你相信命中注定吗?”薛洋将手臂枕在脑后,小心翼翼的装作不经意询问道。

     晓星尘哑然失笑,让少年纠结了一天的缘由竟是如此么?

 
     “自然是相信的,人命天定,生死有道。”

      “那……道长,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少年俏皮开朗的笑意在小小的义庄响起。

       “我就赌道长会相信天命,赌注是我自己。”也会不要我。①

  
        “噗哈哈,好。”

……

       一语笑言,终是耗费了少年郎的一生。

       “你留在他身边那么多年到底想干什么!”

        “许是因为无聊吧。”

       谁会因为一句无聊而空等义城八年,犯下那些不必要的罪过呢。

        不过是为了那一句笑言,却始终没能实现。

        他输了,输的彻底,输了本就不属于他的光。

         后来呀……黑衣少年,白衣道长都没能得到好下场呢……

End.

     ①:借鉴 @小疼 《我不做反派好多年》的话,已得到授权。

      好久没写文,都写废了……

      考试考的很差很差……

昂,赶在最后十分钟给你们祝贺,不陪你们跨年了,毕竟我是有男朋友的人😏😏😏


2019快乐!


老子!今天!脱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特地来撒波狗粮😏😏😏给你们当元旦礼物😂😂😂😂

ps:放心,老子到十八号前都不会更文的

【有个恋爱想跟你谈】(八)

   开更,珍惜我难的的更新√

   文笔超级辣鸡不喜勿喷

   前文戳合集

……

     整个包厢因为晓星尘等人的到来而变得紧张起来,安静的很。突兀的声音,使全部人的目光凝集在魏无羡的身上。

     晓星尘自然也听到了,回首之间,他看到了一个青年在他面前笑嘻嘻的叫他小师叔。

      “小师叔好!我是魏婴魏无羡。”他听到那个青年这么说。

       魏婴?晓星尘恍惚间,觉得这个名字莫名的耳熟,就是死活想不起来是谁?多年的修养促使他仍然面不改色的温润如玉。

      “哎呀,小师叔,家母其实是藏色散人啦,我是她的长子。”魏婴无所谓的笑笑,解释道。

      薛洋也没这功夫管他们这些亲戚关系,他本就不喜晓星尘,现在他居然敢带阿箐来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恼火也是可想而知。不过阿箐不肯跟他回去,也是他意料之外的。

       呵,晓星尘是吧,给老子等着,老子记住你了。

       薛洋阴沉的脸紧紧的盯着晓星尘,余光中看到阿箐躲在宋岚身后的小动作,冷哼一声,豁然起身直径离开包厢回去,他知道阿箐会跟上来。

     此次聚会当然是不欢而散。

     金光瑶面带歉意看向的向蓝家两兄弟,蓝曦臣温润一笑,就带着蓝忘机走了,倒是令金光瑶松了一口气。

     回到宿舍里,可就又是一阵灾难了。

    金光瑶又开始头疼了。

tcb.

    哈哈哈,下一章大概就是老宋见小舅子了

   ps:最近天冷,莫离也要期末考试了,就半个月了,所以23333我又要停更了等着我寒假给你们爆肝!加油↖(^ω^)↗!

【魔道众人】我今天吃药的时候看到一个新闻

    小段子,一切都没逻辑,别捉虫,反正我也不知道怎么改。

    cp:忘羡,曦瑶,澄宁,宋薛。

    因为考虑到小星星的性格和蓝大的差不多,然后我又吃不动聂瑶,就选了宋薛。

……

【宋薛】

    薛洋今天在网上看了一个小段子,很是有趣,决定试试。

    他转过头去,看着正在办公桌前努力工作的宋岚,抿了抿唇,凑到宋岚前面,笑嘻嘻的问他:

    “宋山风,我今天吃药的时候看到一个新闻。”

    宋子琛听到了,皱了皱眉头:“你今天好像没吃药吧?我记得你一直都在和阿箐抢糖吃。”

     “……”大猪蹄子不用解释了。

     First blood!

【曦瑶】

      “二哥,我今天吃药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新闻。”金光瑶收到了薛洋发的消息,思索了片刻,也决定试试。

     “哦?今天阿瑶看新闻了吗?不是一直都在和阿凌玩游戏?”蓝曦臣温柔的笑道,一边手上还不忘抄写《雅正集》。

    “……”蓝曦臣你就这么心不在焉?离婚!

    Two blood!

【澄宁】

     “江,江宗主……”温宁经不住薛洋和金光瑶的怂恿,只好问问江澄。只不过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江澄打断了。

     “你叫我什么?!”江澄的脾气有点暴躁,也惯爱口是心非,他一听温宁这个带着点疏离感的称呼就感觉很不好。

     “晚吟……我今天吃药的时候看了一个新闻。”温宁赶紧把话题扯回来,生怕江澄又在这个问题中坚持下去。

    “什么新闻?”江澄眉毛一横,盯着温宁。

     “……”江,江宗主好可怕

    Three blood!


【忘羡】

      “二哥哥,二哥哥!”

     魏无羡看到了薛洋他们集体贱兮兮的来打扰他和蓝湛的二人世界,趁着蓝忘机起身离开给他们准备水果,他们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怎么?”蓝忘机过来了,面无表情的看着笑的很欢的薛洋等人。

     “我今天吃药……”

      “吃药了?生病了?”蓝忘机不等魏无羡把话说完,直接打断了他,后来还感觉不太对,拉着魏无羡的手就往外走,全程无视他们。

     魏无羡还对着他们怂了怂肩,一脸无辜的样子。

     薛洋等人:“……”

    简直是暴击!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全场MVP:魏无羡

    魏无羡:(✌✌✌)低调低调,谁让二哥哥这么在乎我呢。




【END.】

    我今天吃药的时候看到一个新闻:对别人说出我今天吃药的时候看到一个新闻,看看对方先在意的是“吃药”还是“新闻”,以此来测试对方对你的关心程度

    这个网梗大家应该都看过

【有个恋爱想跟你谈】(七)

     停了两个月的我滚来更文了,填坑√

    对了,阿箐的年龄我想了想,还是大二好一点,不然洋洋25了,老宋肯定比他大……不就老牛吃嫩草了∩_∩

    全文小受们都是友情向,就算亲密也是为了小攻吃醋,放心,双鬼道师徒向,兰陵双煞(花)父子向 (*^ワ^*)

  前文戳合集√

……

    蓝忘机淡琉璃色的眸子静静的望着眼前这个青年,他笑的很绚烂,眼睛里流转的光仿佛能直射入他的心里。

     耳朵,好像悄悄红了呢……

     魏无羡却全然没有发觉,他早已听闻过蓝忘机的大名,只不过没有见过而已,传闻他本人不太爱说话,总是一副冷若冰山的样子。

     像洁白的莲,出淤泥而不染。明明是从商圈里出来的,一般都多多少少会有一点老狐狸的样,会算计人心,但蓝湛是这个圈子的特例。

     鬼使神差的,蓝忘机伸出手想要握住魏无羡的手,却在魏婴将手收回去的瞬间转了个方向,拿起了桌子上的酒,轻抿了一口,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魏无羡也无所谓的笑笑,转眼又和金光瑶打打闹闹起来。

    “砰!”包厢的门被狠狠的踢开了,薛洋走了进来,直径走到沙发上坐着,脸色很黑。熟悉他的金光瑶知道,这是薛洋发火的前兆。

    蓝曦臣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他们不熟。

    魏无羡可就没这么多顾忌,他迅速跑到薛洋的沙发上坐着,捏住薛洋那张阴沉的脸,一边感叹手感好,一边不怀好意(划掉)的问:

     “小徒弟?怎么啦,来来来,告诉师傅,谁让你受了委屈?”

      “滚他妈的魏无羡!别捏老子!”薛洋一下子就炸毛了,一把拍掉魏婴的手,怒吼道。

      魏无羡实在是难的看到这么生气的薛洋,笑的很欢,正欲开口嘲笑他几句,又有几人从门口进来了。

      阿箐?薛洋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妹妹?和晓星尘、宋岚两个人来酒吧?!!不仅是魏无羡一头雾水,就连金光瑶也愣了好一会。

     阿箐原名薛箐,是薛洋的亲妹妹,今年大二了,薛洋毕竟是影帝,平时比较忙,再加上他们都是一起住的,几个大男人住在一起,也不方便阿箐一个女孩子一起住,就只好每个月给她打生活费,给她请一个保姆,每星期去看她一次就算了。

     不过……金光瑶看着面前的晓星尘和宋岚,也算是知道为什么薛洋会这么生气了,平时管不了阿箐,现在她居然敢和两个男人来酒吧!

     薛洋的脸色又黑了,眸子里的怒火到了极点,显然很不待见晓星尘和宋岚。

     正欲发作,包厢里就响彻着魏无羡的声音:

     “小师叔?!”

tbc.

    ps:如果老宋和阿箐在一起了,那老宋不是小了洋洋一辈?。◕‿◕。

     下一话是搞事的一章!有谁注意到蓝二哥哥喝酒了!

【湛曦洋】残心

    补档√

   ※【前期湛洋,后期曦洋!!!】

     我这篇文最初的初心是写给小兔兔的礼物,但是她现在不在了,账号注销了,QQ也不回消息,这一篇文,我是必须要码完的。

.

.

.

.

.

       颤抖的身子显现出弱小的身躯正承担着怎样的痛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显得那么孤寂无助。

       接近一看,只不过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阴沉沉的天气都衬得那个稚子的可悲。

        薛洋被活生生痛醒了,熟悉的街道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浮现出了他心中笼罩着的阴影。

       沉默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左手上的小指……还是断了。腐烂了的指端爬着几条白色的螨虫,混着碎骨的血肉显得很恶心,让人寒毛都竖起来了。

        天空一如薛洋记忆里一般,下起了一场大雨,倾盆而至,在哗哗的水流声中,一个七岁的稚子麻木的看着他的手指一点点被腐化,最后只剩下一个指端。

       反正已经习惯了不是么?再哭再闹,小指都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不会回来了……薛洋的眼前一阵恍惚,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一个白衣道长的影子。

       白衣不染世,背负霜华,行万里路,蓦然回首,对他轻笑:

      “阿洋……”

       不过皆是梦罢了,纠结太多没有结果的……海市蜃楼,骗来的罢。

       小薛洋偷偷的抹了脸上残留的泪水,十分冷漠走向了他经常躲着的破庙。

.

      薛洋走了之后,两道淡蓝色的光波降落在不远处,出现了两个长的差不多的小人儿。

      眸色较淡一点的,呈琥珀色面无表情的孩子停下来了。

      旁边一个眸色深沉,脸上带着春风笑意的孩子,看起来较年长,轻声对小孩道:

     “阿湛,怎么了?”

      蓝忘机凝望了薛洋离去的方向片刻,将目光放回来,眼神淡漠,“无事。”

       “阿湛可是遇上了什么人么?”

       “并未。”

       “……那便走吧,夔州最近出现了一名邪祟,极为凶煞,名曰——梦魇。”

         薛洋拖着小小的,满身伤痕累累的回到了只有他知道的,属于他的一个小破庙。 小指的伤痕,他从来都知道必须马上治,但是他没有药,也没有钱。 流落街头的小乞丐,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有药物治疗伤口。

           他把小指上的伤口就这样放着,反正死不了。

       魏无羡有一句话说对了,薛洋这个小流氓是真的很能忍痛。

        不过,有谁是天生能忍痛的,只不过是习惯了,所以受的所有伤才会不疼了。

         在等小指伤口止血的过程中,薛洋的神识飘向了远方。

        我死了。

       但我还活着。

       两件很冲突的事情,却在薛洋身上发生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也就不再去想。

       我重生了,那晓星尘岂不是……

       小薛洋眼睛里瞬间就有了光彩,兴奋的样子在脏兮兮的脸上显得很有什么反萌差。

       薛洋没想多久,愿望就马上就随之破灭。

      他该怎么找到晓星尘?藏色散人居住的山在哪里?就算是找到了,万一晓星尘有前世的记忆怎么办?

      巨大的无力感袭来,薛洋跌坐在地上,脑子有点昏沉沉的,脸色十分苍白。

       不过多时,薛洋暗暗不妙,意识到了不对,但他下一秒就倒在了破庙的瓷瓦上。

       妈的……中计了。

.

.

.

        “兄长,前方有异。”蓝湛感到了一丝不对劲,前面有一股很强烈的怨念,让他皱起了眉头。

        “前方的怨念很强,我们还是不要贸然行动,留在原地等待家中长辈一同如何?”

        蓝曦臣亦是被这股怨念吓到了,十五岁的少年并没有多大,再如何老成,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下,怎么可能独当一面呢。

         蓝忘机启唇正欲说话,但他忽然感到,冲天的怨气中,透着一丝人气。

        “有人!”

         白衣道长,对他温柔的笑了,脸上的白绫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熠熠生辉的眸子里装了整个星河,薛洋看到了之后,这一束光就从此照亮了他的世界。

      “阿洋,你怎么又抢阿箐的糖了,你比她大,应该让着她一点。”

       “哼,我才不让给小瞎子。”薛洋在和晓星尘扯皮。俏皮话说得一样很顺口。他看到白衣道长笑了,笑的很开心。清风明月,不过如此了。

       薛洋十分清楚,他此刻正在梦魇为他编织的幻境中,同时修鬼道的,他心里明白的很,只不过梦魇确实抓住了他的弱点——晓星尘罢了。

       活着就是为了晓星尘,只要有晓星尘,死了又何妨。所以,就这么醉在梦中,永远也不会醒来,挺好的。

       我的星辰啊……有一天,我会为了你而放弃整个世界,因为我爱你啊。

 ……

       蓝忘机和蓝曦臣赶到的时候,整个寺庙都已经笼罩上了黑雾,黑色的怨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蓝湛还是轻而易举的看到了在寺庙中蜷缩着的小小少年。

     破破烂烂的衣服显现出黑衣少年的身份,蜷缩成一小团的身形看得出来少年因为营养不良而瘦弱至此的身躯。

      这个少年此刻却在梦魇编织的幻境中沉浸,微微颤抖的身子让蓝忘机知道,这个小少年即使是梦到了什么极为害怕的事情,也不想清醒过来。

      愚蠢至极.

     蓝忘机望了片刻,便专心致志的对付眼前的梦魇。

      避尘出,天下惊,逢乱必出含光君。避尘剑法被蓝忘机使的炉火纯青。

     碧蓝色的光波将怨气扫开了,在黑暗的寺庙中显得如此刺眼。

     蓝氏双璧果然名不虚传。朔月和避尘也确实是两把绝世好剑,落在蓝忘机和蓝曦臣二人手里,也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发挥他们真正的实力。

      蓝曦臣之前发的信号弹也奏效了,四面八方传来御剑的声音。 在蓝氏子弟到来之际,蓝忘机和蓝曦臣双双将名剑一收。

      剑划过虚空,留下了一抹淡蓝色的光,蓝氏双璧,如璞玉般让人惊艳,惊于天下。

……

      之后的事情,自然不必多说,梦魇被姑苏蓝氏等人带走。但是蓝湛却纠结起来了,至于留下的这个小小少年……

      就有点麻烦了。

      至梦魇被抓,这个黑衣少年就陷入了沉睡,按道理说早该醒了的他,却是睡的沉,怎么都不醒。

      本来这个少年如何,与他无关,但毕竟是受害者,而且他们姑苏蓝氏断没有将一个死活不知的少年随意抛之荒野。

        蓝忘机坐在薛洋的床前,静静的出神,淡琥珀色的眸子并没有任何感情,在外人看来甚至有些不耐烦。

        蓝涣走进屋里,看到了眼前的情形,闷声笑了笑,道:

       “阿湛不必如此苦恼,若是无法,将他带回云深不知处便好,消息都传出去这么几天了,都没有人来找,想来这个孩子应当是个孤儿。”

       “……兄长想多了,阿湛并无此意。”

       “无事,看这个孩子资质不错,带回去耐心教导,定能当得大任。”

       “……”

第二日

         双壁决定上路,返回云深不知处,薛洋尚在昏迷,必须要有人抱着他,而前辈们早在几日之前,便回姑苏处理那只梦魇了。

        蓝曦臣笑吟吟的将薛洋放在蓝湛怀里:“忘机,看你挺喜欢这个孩子的,回程之路,便与他相伴如何?”

      蓝湛连拒绝的话都没有说出来,蓝曦臣就转过身去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蓝忘机的错觉,他总感觉蓝曦臣的眼神有点不怀好意……

      不过几日下来,他发现薛洋洗干净之后,就像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包子,睡觉的时候,很乖巧的,就像魏婴送给他的那只兔子。

      想到这,他悄悄的将薛洋抱紧了些,当真是欢喜他的吧。

     薛洋在朦胧之间,感到了温暖的触感,他本能的向热源靠近,他早已恢复意识,但并不想醒来。

    虽然梦碎了,但是他不是可以编造一个属于他们的梦么?尽管并不是真的。

       虚假的东西永远都无法长久,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既然你们都无法陪伴我,那我就为自己编造一个漫长的,永远也不会醒来的梦。这样你们就都不会走了,多好啊……

      ……

      薛洋醒了,但是又好似沉浸在那个如罂栗般美妙的梦中,半死不活的样子实在是使蓝忘机和蓝曦臣担忧不已。

     这样下去可不太好。

     蓝曦臣感到事情的不妙,担忧之下,怕薛洋(未来弟妹)跑了,马上就将自己的弟弟卖了(划掉)。

      让蓝忘机和薛洋共住静室,美名其曰:你们年龄相仿,又很有缘,就负责照护薛洋。

       蓝湛当时的面色顿时抽了抽,最后在蓝曦臣看来的蓝忘机一脸委屈的控诉:兄长你怎么能这样,为了你的三弟,连亲弟弟都不要了。

       于是……于是蓝曦臣就在蓝湛的目光下愧疚(bushi)的目光下,去了金鳞台。

        蓝湛:不,这不是我兄长,你把我的兄长弄到哪去了?

       蓝忘机一如往常的走入静室不同于以前的,是薛洋终于真正醒了,他的神识终于清醒了,他坐在床上毫无反应。

       见了蓝湛进来,他先是愣了片刻,淡金色的眸子微微睁大,瞬间染上戾气和杀意,看得蓝忘机皱起眉头。

      小小年纪便如此狠厉,那还得了。一瞬间,薛洋在蓝忘机心里的好感度就急剧下降,语气也冷了很多,颇有几分上辈子身为含光君时的风采。

       “吃饭。”

      含光君……?蓝忘机!或是上辈子的记忆太过于刻骨铭心,薛洋看到了在义庄时,属于他的噩梦。

      他想到了蓝忘机和魏无羡的话:

     “此剑你不配。”

     “薛洋!你要他还给你什么?霜华吗?霜华又不是你的剑,你凭什么说‘还给你’?要脸吗?”

      “笑,你笑吧。笑死你也拼不齐晓星尘的残魂。人家恶心透了你,你还非要拉他回来一起玩游戏。”

      “你的确是在复仇。可你究竟是在为谁复仇?可笑。如果你真想复仇,最应该被千刀万剐凌迟的就是你自己!”

      薛洋的身子此刻一阵颤抖,他努力的抑制住内心滔天的杀意。

     他一向能忍,不长的指甲掐在肉里,也是极疼的,但是他偏偏又昂起了头,骄傲的像一个犬齿尚未长全的小狮子。

      “……哥哥,我怎么在这里呀?”说完还歪了歪头,一派天真可爱的样子。

     薛洋的心里也有点怪异,哥哥这种称呼……软蠕蠕的,好不习惯。好在他混迹市井多年,脸皮早已厚的很,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

     当真是一个幼子,只不过……蓝湛看着薛洋这个样子,心里莫名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奇怪。蓝忘机皱起眉头,丝毫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他定下心神,淡漠着语气:

     “破庙,梦魇,你昏迷了。”

     ……这蓝忘机多说几个字会死吗?好在他并不是真正的稚子,不然……

     “那这里是哪里啊?你又是谁?”

    “姑苏云深不知处,在下蓝湛。”

    “请多多关照咯,湛哥哥。”

……

  

   转眼之间,姑苏云深不知处被烧,云梦事变,单留独子江澄江晚吟和大弟子魏无羡。

   后,江晚吟重振云梦江氏,携其家姐江厌离夺回云梦莲花坞,认主归宗。

  射日之争赫然揭幕,仙门百家以清河聂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云梦江氏为首,齐攻岐山温氏。

   岐山温氏风头正盛,实力不容小觑,一时间人心惶惶,修仙世家子弟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此刻魏无羡横空出世,修得鬼道归来,岐山温氏一帮迅速衰弱,战况一度扭转。

   终,岐山温氏不敌仙门百家,终究落败,射日之争,就此落幕。

   然,修的鬼道归来的魏无羡,名声大噪,成了仙门百家众目睽睽的目标。

   

   薛洋无聊的看着眼前的蓝忘机,手上还不忘轻轻拨动刚长出来的嫩芽,过了一会,蓝湛还是毫无反应,索性也不再去看,坐在草坪上,逗弄着这一地白色的兔子,兔子们看起来对他甚是欢喜,一直都围在他身边转悠。

    在薛洋对面的,是一脸漠然的蓝湛,只是手上已被丝丝鲜血染得殷红,刺目极了。

    “啧”薛洋看不下去了,丢下手中的草根,慢步走到蓝湛身边,四周的兔子也被吓了一跳,四处散开,一地的白色,炫目极了。

     蓝忘机还是毫无反应,他在出神。他在想魏婴……直到薛洋踱步走到他身边,他都没有发现。

    薛洋挑了挑眉,脸上突然出现一抹坏笑,他伸出手,抓住了蓝湛仍然在弹琴的手。

   指间传来湿润的感觉,还伴随着阵阵的疼痛。蓝忘机蓦然回过神来。

   他看见那个他捡回来的小小黑衣少年,正抱着他的手吮吸着……

   伴随着的是他呼出来的热气,有点烫手……

   “小古板,你的手受伤了,是不是傻啊,再弹下去收还要不要。”

    ……

    蓝湛绷直了身子,蓦然从草地上站起来,淡琥珀色的眸子深了一层,就像是染上了纯黑色的墨汁,变得深不可测。

     他把手从薛洋的嘴里抽出来,冰冷的神色让人不寒而栗。

     “胡闹!”

     说罢,他转身离去,只不过蓝忘机纯白色的衣摆上已经染上了草地上的泥污,一向爱好整洁的蓝湛竟也会如此邋遢,就连离去的背影,也多了几分狼狈。

    薛洋站在原地,甚在意的舔了舔唇,嗤笑一声,挥袖离去。

   此后薛洋就再也没看见过蓝湛,许是蓝忘机故意躲着他,薛洋才不在意,不过最近他倒是很黏蓝曦臣的紧。

……

   今夜到是出事了……

    蓝忘机从乱葬岗回来之后,精神一直不是很好,但是以他的性子,倒是什么都不肯说,让人颇为头疼。

    薛洋被蓝曦臣委托去看看蓝湛,他有事脱不开身,只好拜托薛洋。

    好在薛洋也只是“啧”了一声,还是乖乖去了静室,天知道他有多讨厌蓝湛,上次也只不过是因为他觉得蓝忘机那是的古板样子着实有趣罢了。

    他站在静室面前,心里万般不情愿,也只好推开静室的门。蓝忘机确在其中。

     薛洋直径走入静室,坐在了桌边的椅子上,准备闭目养神,不理会蓝忘机。

     蓝湛看着薛洋从门口走入静室,自此至终他都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他。

    薛洋感到了来自蓝湛炽热的目光,皱起了眉头,正欲开口调笑,他就感到蓝忘机正在朝着他过来,坐在了他身边。

     薛洋:……

    “蓝忘机?蓝湛?含光君?”薛洋闷着声,喊了他几声,蓝湛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默默无言。

     薛洋自讨了个没趣,正欲转身离去。蓝忘机就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却也什么都不说。

     薛洋皱着眉头看向他:“松开。”

     蓝湛就松开了手,那副乖巧的样子真……一言难尽。

      他乖乖的松开了紧握着的,薛洋的手,一脸委屈的样子,像是受了什么伤害。

     薛洋揉了揉额,心里对蓝忘机这么幼稚的行为产生了几分好笑。

     他正欲摸摸蓝忘机的头,安慰安慰这难得幼稚一回的他。

      还没摸到,就被蓝忘机抓住了手,紧贴着胸口,像是生怕他跑了一样。

      薛洋:……这蓝忘机今天晚上是被夺舍了吗?

      薛洋正想抽出他的手,啪嗒一声,蓝湛的抹额就缠绕在薛洋手上绑的严严实实的。

       就算是薛洋以前不知道,但是在姑苏住了有许些年了,他也算知道了,姑苏蓝氏的抹额是有重大意义的,不能轻易赠送给别人。

      蓝忘机?他是不是真被人夺舍了?!

      蓝忘机看了他片刻道:“我的。”

      薛洋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什么?”

       蓝湛又重复了一遍:“我的。”说完之后,又感觉不太对,加上了一句:“你是我的。”

     薛洋直接眯起了眼睛,正欲耍开蓝湛的手,滚字还没出口,就被蓝湛压在了静室中的榻上。

          “艹,蓝湛!你他妈清醒点!老子不是魏无羡!”薛洋全身都被蓝忘机按在静室中的榻上,动弹不得,那种主动权都在对方手里的感觉让薛洋感到不安。

     “不……你是我的……我的”蓝湛醉了,醉的一塌糊涂,连谁都认不出来了。

      蓝湛抓起了抹额,绑在了薛洋的手上,绑的死紧。薛洋的手上马上就有了深深的勒痕。

     “蓝忘机!唔……放开!”薛洋恼羞成怒的吼着,因为他感受到了……蓝湛想要他。

     当蓝湛真正进入的时候,薛洋感到了撕裂般的疼痛,没有一丝快感。他整个人躺在那里,像一个破布娃娃,没有一点思想。

     “魏婴……不准再离开我了……”

     

……

     蓝曦臣的事情解决的早,就想去看看蓝湛怎么样了,想着薛洋和弟弟会怎么相处。

      一想到如此活泼的薛洋和弟弟那个闷性子相处,他就抿着嘴唇,低低的笑了一声,看样子心情很好。

      他走到静室听到了……淫乱的声音……

     蓝涣的脸色瞬间苍白,忘记了家主该有的礼仪,冲进了静室。

     他看到薛洋正躺在蓝忘机身下……干那等淫乱之事……

     薛洋躺在床上毫无反应,就像行尸走肉一样,空洞的眼神让蓝曦臣心痛。

    “蓝湛!”

……

       蓝忘机酒醒了,醒了之后,他一言不发的走到蓝家祠堂,跪了三天三夜。

      那日,他记得他喝了魏婴最爱的天子笑……很苦,但是魏婴爱喝的。之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只知道,蓝曦臣第一次对他发了这么大的火,还看到了被他压在身下一身青青紫紫痕迹的薛洋……

     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发生了什么……

     他自请命在蓝家祠堂跪上五日,后罚禁闭。蓝曦臣和蓝启仁都对他失望至极,便随他去了。

    其实蓝忘机也不敢面对薛洋,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只好如此。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薛洋的感受。

……

     被蓝湛压在身下的时候,看到白色的蓝氏校服,薛洋眼前看到的……是那个白衣温柔的道长……

     “阿洋……”

     从薛洋眼角留下的眼泪,悄悄的掉入床褥中,不见踪影……

      ……

    蓝湛被关禁闭了,三年。

   一为蓝忘机犯云深不知处家规:不可饮酒。二为蓝湛因魏无羡而变得如此,使蓝启仁气愤。三……便不得多说了。

   薛洋自从那天之后,他就混混僵僵的,像行尸走肉一样,如同活死人一般,没有一点自己的思想,就是一直眼神空洞的坐在床上发呆。

    看的蓝曦臣内心抽痛,终归是忘机愧对于他。

    薛洋他,已经许久未曾说过话了。

    平时在他面前的那个活泼可爱的少年郎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

夜晚,姑苏云深不知处宵禁后。

      躺在床上的薛洋蓦然睁开了眼眸,淡黄色的眸子比起以前,多了几分凄凉。

      看着身边熟睡的蓝曦臣,他内心还是有几分不舍的。

     小矮子这个二哥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和晓星尘一样温柔,却不像晓星尘那样多管闲事,自诩正义。他懂的很多人情世故,他也懂的当年的那个稚子何辜,略微懂的这个稚子后来的作为。

     虽然并不是很赞同。蓝曦臣却很懂得,这是那个稚子唯一能够复仇的办法。

     那个稚子不是栎阳常氏一族,常氏碾断了他的手指,在仙门百家面前,就算是弄死了,也不为过。

    稚子屠了常氏一门,仙门百家便觉得是在打他们的脸,自然不愿意就这么放任不管。

     可是稚子何辜?

     薛洋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世界上,永远也不会有真正的正义所存在。晓星尘也不过是一个斩妖除魔的道士。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他的,他一无所有。

     对不起,蓝曦臣。

     我心悦你。

    

……

       香炉的香还在燃着,薛洋的身影却已经远去。

     同一时间,床榻上的蓝曦臣和静室中的蓝忘机失去了关于薛洋的记忆。

     他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两人的面前。

……

       ……   

     薛洋已经离开云深不知处几天了,他没有可以去的地方,想一片落叶一样,没有目的地。

     因为他已经去看过晓星尘了。明月清风,双眸带星辰,面带善意,一副老好人的样。  

     白衣道长,双目完好。这才是晓星尘原来的样子……没有被十恶不赦污染的明月清风。

     他的身边,已经出现了那个黑衣的臭道士,与晓星尘朝暮相处,行侠仗义,实现他们的梦。

     薛洋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虽然很不甘心,但晓星尘这般意气风发的样子才是最好的,最像星辰的他。     所以,他放弃了,放弃了他的星辰,让他去照耀别人,独留他一人于黑暗中。

    真的是……薛洋摇头苦笑,什么时候他也变的这么深明大义去了,原来那个米酒不甜就要掀摊子的夔州小霸王已经不复存在了,只留下这个已经懂的了什么是善恶的薛洋。

    在他以前的字典里,善恶无非就是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他不想再看到那个白衣道长躺在义庄那个孤零零的棺材里的样子了。八年了……他都不敢再想那个双眸带星辰的人哪天会站起来唤他一声阿洋。 其实他比谁都清楚,晓星尘很难再回来了。他被他害死了。

    但是清楚和实际是两回事……他确实很执迷不悟。

   可现在……薛洋看着晓星尘面带笑容,璀璨如光。薛洋就知道,他真的天生不详,不配沾染那片耀眼的光。

    薛洋看着晓星尘和宋子琛离去的背影,他们身边意外的跟上了一个青衣白瞳的少女。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直直的映入薛洋的眼眸。

    这才是家啊……

   却再也不是他的家了……

   他没有家

   薛洋转身离开了他的光,他上辈子追求了那么久的光。

……

      薛洋消失了很久,本应该在云深不知处的蓝曦臣却也消失了。

     蓝启仁也不能声张此事,只好暗暗搜查蓝曦臣的消息,却毫无踪迹。

     蓝忘机也不明白兄长为何忽然消失了,在他的记忆里,他只是喝了酒,犯了戒。蓝启仁震怒,才把他关在静室里,其余的一概不知。

    在他的记忆里,从来都没有薛洋这个人。也许在午夜梦魂间,会偶然梦到一个黑衣少年笑嘻嘻的轻吻他受伤的手指,但他也只当作是梦一场。

    呵,何其可悲。

……

      天快亮了,天上的太阳快升起来了,而在薛洋的世界里,地上的太阳也快落下了。

    他离开了他的太阳。

    蓦然回首间,他看到了一身白衣,头戴抹额的人对他温柔的笑着,还听到了那人轻笑着,低声唤了他一声:

     “阿洋。”

因为忘羡而关注我的粉丝进

湛洋残心那篇文我都删了,什么时候补档……就等我写完结局先吧,至于说我心虚什么的,随便你怎么说。   

拆忘羡什么的就不能是魔道了吗?什么时候忘羡竟然能够代表魔道了?没了忘羡,魔道是不是也就没有了?

抱歉,恕我理解能力不好。我只知道我在文章最前面,主页简介和置顶都说了,我专磕邪教,从来都不关你们的事,你们看不看也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写来是给那些喜欢这些邪教的人看的。

也是我瞎,没有看到双璧和双壁的差距,我瞎,我改了,至于说什么拆了忘羡就别看魔道什么的。

不好意思,魔道不只有忘羡这一对cp,魔道粉丝也不是围着忘羡转的人,你这句话只会给忘羡招黑。

忘羡我还是会继续磕,但红豆体和恋爱里的忘羡产完了,我大概就会退出忘羡圈里了,忘羡也很好,但是我真的不喜欢那些忘羡毒唯。

抱歉,打扰了

薛洋一人,薛字子底。降孽与世。


与晓星尘的虐缘,一场星辰劫,不得所终。


黑衣少年,嗜甜,喜糖,执念深,七岁断左手小指,自此降灾与世。


薛洋是一生挚爱❤❤❤❤


唯愿来生命运许诺你喜乐安康❤❤❤